埃及和叙利亚合并成立阿联

2019-09-11 19:15 | 来源:未知

埃及和叙利亚合并成立阿联

纳赛尔在阿拉伯民族主义主义思想的的指导下一直努力寻求阿拉伯国家的统一。1958年,埃及和叙利亚的合并成立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简称阿联)初步实现了纳赛尔的理想,把阿拉伯民族主义由理论变为实践。在阿联成立以前,叙利亚面临着紧张的外交局势。巴格达条约签订后,土耳其和伊拉克、以色列向叙利亚边境增兵,构成对叙利亚的包围圈;而亲美的黎巴嫩和约旦则督促在苏伊士运河战争期间进驻约旦的叙利亚部队撤军;美国则鼓动叙利亚的右翼势力国家社会党发动政变,推翻民主政权。叙利亚四面受敌,处境艰难。在商讨如何解决叙利亚的困局意见上,主张在阿拉伯民族主义旗帜下和埃及构成联邦制国家的叙利亚复兴党占据了优势。







1955年,叙利亚和埃及签署了共同防御协定,之后复兴党开始主张尽快和埃及合并。但是,在最开始埃及方面对埃叙合并持谨慎态度。“纳赛尔开始反对两国的合并,更倾向于两国组成一个联邦国家。”纳赛尔虽然主张阿拉伯世界团结,同时他也看到埃叙两国巨大的国情差异,担心合并后会对埃及政治造成震荡。由于叙利亚同意取消政党和建立统一的领导机构这两个在纳赛尔看来是保证埃叙合并后政权稳定的两个最基本的条件后,两国领导人于1958年1月31号在开罗签署埃叙合并条约,并宣布“他们全体一致同意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是实行总统制的民主政府。”

阿联成立后,纳赛尔当选总统,独揽大权。在首届政府中,埃及人执掌了国防、外交、内政、工业等重要部门,叙利亚人主管次要部门;纳赛尔还对叙利亚实行埃及式的军人统治,并以交流军官为名先后将八百多名埃及军官派往叙利亚担任各种职务。纳赛尔在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旗帜下开始谋求埃及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导者地位。在他看来,具有同一属性的阿拉伯各国人民应该团结在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旗帜下,阿拉伯国家无需遵循本地区的国家关系原则,要毫无保留的追随阿拉伯统一事业或加入阿联。毋庸置疑,阿联的成立是纳赛尔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想的一次伟大尝试,它在一定程度上团结了阿拉伯世界,对阿拉伯各国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入侵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埃及的这种干涉别国内政,强行推行阿拉伯主义的做法引起了阿拉伯国家的不满,影响了阿拉伯世界的进一步团结,为日后阿联的破裂埋下了伏笔。


阿联的成立在中东地区引起了极大的震荡。尤其是中东的君主制国家对阿联的成立表示极大的担忧。“这些长期或近期在阿拉伯世界内部的政治舞台上扮演埃及反对者角色的阿拉伯君主制国家对阿联的成立持否定态度。”
1958年1月,约旦国王侯赛因提议由约旦、伊拉克和沙特这三个君主制国家组成一个联盟体系来对抗阿联。虽然这个联盟最终没有成立,但是中东君主制国家对阿联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

对阿联成立最激烈的反应来自沙特阿拉伯。苏伊士运河战争的胜利使得纳赛尔成为了阿拉伯世界的领袖,这对沙特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造成了威胁。阿联的成立把埃沙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为了反对埃及和叙利亚合并,沙特国王从利雅得的阿拉伯银行提取了约200万英镑对叙利亚情报部主任萨拉吉进行贿赂,并且承诺如果叙利亚的军队在大马士革组成新的反对阿联的政府他将给予更多的支持与帮助。同时,据报道,沙特国王私自授予了萨拉吉20万英镑让他安排一名飞行员在纳赛尔从叙利亚回国的途中炸毁纳赛尔乘坐的专机,这就是有名的1958年的沙特国王刺杀阴谋。虽然最后沙特政府否认了国王安排的对纳赛尔的刺杀行动,但是他们并不否认与萨拉吉在阿联成立前的接触,尽管他们称其行为是为了把叙利亚从左派的统治中解救出来而不是为了推翻阿联。
沙特尽管最后并没有能够阻止埃及和叙利亚的合并,但也对纳赛尔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进行了强硬的反抗,随着费萨尔的上台,埃沙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冲突进一步加剧了。